心机美人

作者:阿扶光

镇国公府世子裴钰安和妻子感情不睦,久不同居。国公夫人让他纳云郦为妾,绵延子嗣,裴钰安拒绝后,国公夫人以死威胁。 是夜,云郦跪在他面前,神色恭敬谦卑,“云郦愿和世子假装同房,让夫人宽心。” 诱他同房后,云郦红唇轻咬,在他耳边劝道:“世子总得...

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

作者:文炎

她是想做他生意,可真不是要把自己卖给他!“顾总,误会解除,您走您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云楚楚,祖传的染色体,你敢不要?”助理擦了一把汗:今天的顾总不负众望,依然凭实力散发着单身的清香。

相府嫡女:妖孽皇叔戏萌妻

作者:晴芜

她是堂堂相府嫡女,是所有世家小姐的楷模,和太子两情相悦。可是太子为了权利娶了邻国公主,她便投河自尽。没想到二十一世纪的萧清月竟奇迹般的穿越到她的身体里。 醒来之后的萧清月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不仅没有规矩,甚至喜好都变了。 他,是东离国上上下...

老身执意守活寡

作者:霍霍于安

盛蕾穿成了老夫人,佛挡杀佛,魔挡杀魔,扫除各种障碍后,以为可以松口气安度晚年了。 结果,她以为死在外面的便宜儿子竟然回来了。 盛蕾这才发现,原来比穿越变成老太太更糟心的,便是穿到一本重生女主复仇文里,成为连名字都不配有,还只存在痴情男二记...

温爷,夫人又把头条爆了!

作者:苏久棽

遭万人唾弃千人围堵亲人灭口的苏寻,可谓是走到了穷途末路。 奈何老天开眼让她捡了个大佬,从此苏寻走上了逆袭之路。 她虐渣他善后,她挖坑他埋伏,她步步高升他隐藏功名。 某日,苏寻:他们都说,你把我潜了。 某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能委屈你...

季先生,恋爱警告

作者:木浦晓晓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怎么到她这里,就成“小别被遗忘”了呢? 面对热恋期男朋友的一句“我不认识你”,宋小西心里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忘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请问枫哥,你准备什么时候想起我?”来自宋小西的灵魂质问。 “把该做的...

女配瞎掺和

作者:启夫微安

丸子一时手快炸了阎王的往生池,没钱还债,只能**替地府做点苦力活抵债这样子。地府工种多样,刚好三千小世界恶毒女配集体渎职反场**。丸子作为地府第一搅屎棍,开始了在线作死高配完成各个小世界女配任务。 本文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世界设定完整且风格迥异,...

渣系Omega

作者:镜里片

图格帝国内阁大臣叶瑄,掌握国家财政命脉,为国为民,鞠躬尽瘁,被誉为帝国瑰宝。 作为一名特殊的女alpha,她性情温和,容貌昳丽。 向她自荐枕席的ga数不胜数。 内阁大臣摇头笑笑,随后差遣护卫严密保护送他们回去。 某天晚上,皇帝咬破她的内腺...

余生是你,糖也是你

作者:木木雨巷

《余生是你,糖也是你》是连载于白马时光 的青春校园小说。主要讲述了宋织繁和江竹昀从校园相恋,甜蜜逗趣到步入社会后分手的虐心拉扯,两人最终放弃所有,相守在一起的动人故事。 初见江竹昀那天,六月晴好,骄阳似火。一场哗众取宠的演讲,一篇洋洋洒洒的作...

这里没有善男信女

作者:柳翠虎

反乌托邦爱情故事,谁都没有随随便便拥有真爱的运气—— 成人的世界里,不过是在诱惑、自私、权衡之下的,那么一点点真心。

病弱男配黑化了[穿书]

作者:蒲苇ol

林夕夕穿书了。 穿成了女主的绿茶闺蜜,整天想着挖墙角搞破坏,最后自然是被炮灰掉了。 书中还有个短命男配,病弱且孤僻,却是林夕夕最欣赏的天才少年。 而林夕夕穿书时正在欺负他,和大家一起笑看他狼狈而阴郁的模样,林夕夕觉得自己的房子塌了。 ...

师祖是个恋爱脑

作者:笔下渡流年

众人皆知天清宗的凛羽师祖收了一个女弟子。 这位平日里看谁都是冷漠,缄默寡言的百年前战神,到了这个小弟子这里,都是温柔地出奇,黏人地没眼看。 陆华谣表示,这样的转变,她也很懵逼。 她情窦初开,恋情才萌芽时,就被师祖大人一把掐掉了,还一本...

星光与你[娱乐圈]

作者:芊景

大明星x大学霸 舒与宁从不关注娱乐圈,别人追星她看文献、写论文、做实验,总之她的生活和追星沾不了半点关系。 突然有一天,有人看到舒与宁竟然在刷季星昀的微博,她熟练地在超话里签到打卡,顺带还打了榜。 旁人以为她也入坑了,兴冲冲地跑上去认亲...

七零好运美人[穿书]

作者:陆圆

沈雪人人如其名,肤白若雪,吹弹可破,出道后常年霸榜“皮肤最好女艺人”、“身材比例最好女艺人”、“女性最想拥有的颜”三大榜单头名。 别人上热搜“艳压xxx”,黑子们可以群起攻击,质疑营销。 沈雪人上热搜“艳压xxx”,黑子们半天憋不出个屁,只能骂...

玫瑰特调

作者:殊娓

酒吧新来了位调酒师,女的,性感神秘,据说是个大学生。 顾亦:知道这种性感小野猫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吗? 朋友:? 顾亦:我这样的~帅,有钱,浪漫。分分钟搞定。 朋友:? 顾亦踱过去:嗨,美女,叫什么名字?几点下班?一起吃个夜宵呗? ...

娱乐圈豪门阔太

作者:飞碟ufo

——自恋美艳女明星x超帅超冷酷霸总 余家破产后,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余大小姐跌进泥潭碾作尘,等着看昔日里不可一世的骄傲白天鹅受尽百般磨难,再也无法高飞。 谁料,性感美艳的余奚影进了娱乐圈后竟然爆红了,依然连余光都懒得给他们一个。 裴家继承...

小公主与恶将军

作者:墨遗忘

秦国小公主林惜做了一个梦,她梦见秦国被破,他们的大将军将寒夜手持长剑,屠了宫殿所有人。 她瑟瑟发抖,白玉一般精致的小脸上,眼神充满恐惧愤怒。 大将军脸颊上带血,一身铠甲冰冷沁寒。靠近她,抢走她。 让她从华贵天真的公主,沦为他一个人玩乐...

她和首富官宣了[娱乐圈]

作者:楚扬灵

因将口红印在了首富衣襟而爆上热搜,短短一月,凌婳二字空降热搜十数次。 起初,祖安网友:“呵呵p妈不认”。 直至微博之夜,在堪称明星照妖镜的直拍镜头下,凌婳一身香槟人鱼裙曳地闪耀,腰细腿长美人胸,双目如猫眼石的晶彩撩人。 祖安网友:“” ...

女配美食打脸记

作者:桃柒拾玖

现代美食博主叶玖一觉醒来,竟发现自己居然穿书了,成了书里被凤凰男欺骗,千里追夫上京城却惨遭抛弃,最终横死街头的炮灰女配叶小玖。 对此,纵观全局的叶玖表示,那还追什么夫啊,在这小县城开个小食肆自己当老板逍遥自在它不香吗? 一场竹林宴让她的食...

来揪我耳朵呀!

作者:缠念

古风翻唱圈鬼才,听骨链,二次元冰清玉洁、矜贵不羁的祭司大人人设万年不倒。 三次元,却是一只装弱装病闷骚卖乖的奥斯卡大尾巴狼。 苏茶万万没想到年少无知轻易承诺的一句“我会陪你”成了这匹狼给自己下的紧箍咒。 直到某天,狼拿着定制款的超短裙...

你来时,风好甜

作者:宁雨沉

林舒喜欢沈遇书,喜欢到人尽皆知!而沈遇书,大约是不喜欢她的吧沈遇书从小到大都习惯了某个跟屁虫一直跟在他身后,只要一转身他就能看到她。直到有一天,他回头看到跟屁虫旁边站着一个虎视眈眈的男人,他忽然慌了。小跟屁虫还红着眼睛对她说,“沈遇书,从今天开...

攻略病娇反派的正确姿势[穿书]

作者:躺春茶

一朝落难,炮灰白梨遇到一个温柔强大的少年,两人携手逃出生天。分别后她才知道,这个骗了她一路的少年就是书中那个心狠手辣、乐衷于玩弄人心的白切黑大反派——同时也是她的攻略任务对象。本文亮点在于男女主斗智斗勇,腹黑男主与主角团结伴行走江湖,假意施以援...

第一女王[末世]

作者:风雪归途

病毒爆发,末世来临,全世界陷入昏暗之中,百分之七十的人被感染成为丧尸。 动植物变异,环境恶化,人类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家园。 苏语睁开眼绑定系统,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本末世文中女配,只在主角口中出现了三次的那种。 为了活下去她果断选择跟系统...

本能沦陷

作者:舒书书

那年洛暖十二岁,用自己两年的零花钱照顾了一个小流浪狗般的男孩儿 她叫他沈问哥哥 十三年后再相遇,男孩儿改名换姓并改头换面,成了莱北市最赫赫有名的商界大鳄姜印白 为了证明姜印白就是她的沈问哥哥,洛暖使了很多的招数,最后甚至趁姜印白睡着的...

我曾住在你的时光里

作者:从浅

这是一只兔子正在思考要不要开荤却反被狐狸扑倒的寓言故事。 蒲慕言之于蒋荷范就像在她为边吊着的一块肥柔,垂涎三尺要又要不到。打挛脸冲胖子般一步步靠近,却发现自己反倒被他锐着一点点划退。 终于被锐墙角的蒋荷范发起反宾,却着脸赘了他一口。 ...

春妆

作者:姚霁珊

别人重生,先打脸刷怪,再逆天改命;红药重生,先ctrl+c,再ctrl+v。 红药:改啥命啊?万一把命改没了,你赔啊? 某男:我陪,两辈子。 这是一个不肯翻身的咸鱼少女被某龙傲天拉上贼船,二人合力扭转皇朝命运的故事。 特别声明:本文架空,考据党...

夫人世无双

作者:黑香菱

三年前,提到夫人清浅。袁彬咬牙切齿:“蛇蝎女子,一肚子坏水,尖牙俐齿,多看一眼我都烦心。” 三年后,提到夫人清浅。袁彬心满意足傻笑:“我夫人貌美又心善,聪明又伶俐,还会推理端案,真是天赐的珍宝。” 众人议论:“到底指挥史夫人是怎样的女子?...

既见盛夏,不复冰凌

作者:长木雨风

学姐:不要企图用恋爱这个借口成为我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学弟:我不是绊脚石,我想成为你的垫脚石 言夏这一生唯有七字可描述:一见兰瓷误终生! 这是一个高岭之花与小狼狗学弟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她的汽水味男友

作者:冰镇葡萄汁

这是一个为了得到心上人宠爱,不惜化身奶狗,最后发现对方过于迟钝,狗急跳墙,暴露狼性的—— 小怪物追妻史。 五岁来到青竹镇,他自闭,他有病,所以被排挤,被人骂是小怪物。 可她却跟他说:“小怪物怎么啦,你比他们可爱多了,是宝藏,是天才。以...

校草居然是你前男友

作者:冰镇葡萄汁

一中来了个肤白貌美的小仙女,清纯又乖巧,关键还是个学霸,一群的迷弟们纷纷表示爱了! 但是,谁能告诉他们,为什么他们安阳校草对这个转学生嗤之以鼻,万分嫌弃? “哇,小仙女好清纯啊” 韩越听了,立刻就冷笑,“清纯?那是你们没看见她追男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