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节(全文精校版)(1/2)

作品:《穿成狠毒恶女配+番外

百度搜索“知轩藏书SU74”或直接收藏“www.su74.com”,打造你的书库!

    俊?我若能帮得上忙,定会为你寻觅,总不好让姑娘真的在这宫里孤独一生。”

    这还是看在悦书一直勤勉工作的份上他才插这个手的,否则依他的人脉,多少人求到他面前来让他作媒,他都不乐意去见。

    悦书愣了愣之后,忍不住露出苦笑。

    是了,他心仪的这个人,压根儿没把自己列入这个范围内。

    不过没关系,他不把自己列入,那她就亲口告诉他。

    “我心仪的对象,虽然面上看似冷淡严苛,实则心热,会不顾危险帮助有难的人。”

    裴临在心中暗自思考周围是否有符合这些要点的人,心里想着的却是,原来悦书喜欢的竟是面冷心热的类型,丝毫没往自己身上想。

    他想了一圈,实在没想到自己周遭有过这样的人,看见小李子在自己跟前晃来晃去,便叫住了他。

    他将悦书的条见一一说出,问他:“你可知有什么人是这样子的?”

    小李子闻言一脸古怪,他纳闷地问:“师傅,您这说的不就您自个儿吗?”

    裴临:“……”

    于是他去寻了悦书说这件事,“你上回说的那些条件,那样的人除我之外暂无他人,姑娘何不换个要求?”

    这回无语的轮到悦书,她没想到,自己都暗示得这般明显,裴临竟还未察觉。

    “不用换要求。”她这次决定鼓起勇气,对他说清楚讲明白,否则这人只怕一辈子都不搞不懂。

    “那?”裴临静待悦书接下来的话。

    悦书深吸了一口气,终是鼓起勇气,直视着他的眼,对他说:“因为我本来指的,就是裴大人。”

    十年来,每日的相处,非但没有磨灭当初的悸动,反而越发不可自拔。

    他面冷心善,有一日无意间看见他腕上的疤,悦书听小李子说,那是某日裴临出宫时,碰见了失控的马车所致。

    悦书便知他说的便是他们相遇的那日。

    那日裴临原先可以自己走掉,也不会受伤的,是为了护住她,才受的伤。

    明明在此之前他们素为谋面,裴临却能为她这样的陌生人做到这般地步,更别提之后进宫以后,在那些蒋妙双昏迷的日子里,他所给予的帮助,悦书一一记在心里。

    “我对裴大人倾慕已久,不知裴大人看我如何?”

    一个女子对人这般大胆地说出此话,悦书还是头一遭,哪怕红了脸,觉得羞人,她还是想将自己的心意完完全全传递出去。

    裴临听了之后,能言善辩的他,头一回无话可说。

    她原还当悦书是开玩笑,可那表情却不似作假,而且悦书这人一起共事了这么久,他清楚她的个性,断不会拿这琐事来当玩笑话。

    “……可,我是个宦官。”

    这事即便不用明说,悦书也早该知晓。

    “我知道,但这不是我问的问题。”悦书再问:“我问的是,裴大人,您觉得,作为一个女子,我怎么样?可能接受我?”

    裴临面对她的步步进逼,不知不觉往后退了一步。

    他是挺欣赏悦书没错,否则也不会在她有难时出手相助,更替她的未来烦恼。

    这后宫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削尖了脑袋往主子身边挤?云琛身边还好,因着以前一些事件他厌恶宫女,若非皇后用惯了悦书她们,只怕宫女都得在云琛身边绝迹。

    然而即便有这样的大好机会,悦书从不逾矩。

    裴临渐渐注意到这个女子,也是在这时。

    这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注意悦书注意了这么长时间,会留意她的心情变化,会关心她今天作的何事,可他并不是对每一个人都是这般关切的。

    悦书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后,裴临才意识过来,原来自己早已将人放在心上。

    悦书紧咬着下唇,自打说完话后便一直没敢看向他,知她紧张,裴临也是头一回碰到这种事。

    他收回了自己方才往后退的脚步,转而走近悦书。

    “我是个刑余之人,不能算作男子,若这样你也不嫌弃的话,可愿与我共度一生?”

    悦书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裴临,眼眶里早已盈满泪。

    “愿意的!”她忍不住泪流满面。

    裴临慌得手脚都无处摆,悦书头一回见到他这不知所措的模样,不禁笑出声来,又哭又笑,觉得自己特别傻气。

    最后,裴临想起了云琛与蒋妙双的日常往来,总算知道该如何处置,一把将悦书揽进了怀里,两人的身子一个比一个僵,手都无处安放。

    悦书愣住,满面通红地窝在他怀中,听着他同样跳得飞快的心跳声。

    她执起他的右手,将袖子撩起,露出那淡淡的疤痕。

    “那日,裴大人在街上救下的女子,便是我。”她伸手轻抚那些已经愈合良久的疤痕,说道:“自那日以来,我便天天盼着同裴大人见面,我等了十年……”

    裴临心神俱颤,悦书说的事他有印象,可那都

精校完本小说,尽在wωW.sU74.cOm